衣单不胜寒

关于我

尝因酒醉鞭宝马,唯恐情多误美男。

军阀强暴主角,主角是军阀手下得力的干将,从没想到有这么一天。

军阀儿子留学归来,主角去接,对主角惊艳,喜欢主角。同主角结交套近乎,两人一度成为好友,直到主角介绍其女朋友给军阀儿子,如晴天霹雳,一个月不见主角,主角奇怪但并未想其他,直到出现他被强暴一事。

军阀儿子一直对老爹所作所为不耻,一直跟他娘住一块儿,主角被辱一事,更是对老爹恨之入骨。

 

后续之一:军阀势力太大,一直不肯放主角,主角只得装疯卖傻,期望有一天军阀对他厌弃而放走他,这一装就是十年。

后续之二:军阀儿子决心帮主角脱离老爸魔掌,却因嫉妒反而陷主角以不义,害主角凄惨一生。


标签:耽美 BL

发布了长文章:看了黄药师X王重阳的MV后的脑洞!

点击查看

只听其中一猎户道:“大哥,你看这疯小子该怎么处理?”

老大回道:“这小子看着长得不错,思维说话却很混乱,疯疯颠颠的,不知哪家子祖上造了孽,生出这样的纠结来。”

“我们忙活了半天,没抓到半丝儿野味却逮了个像野人一般的疯子,不能吃不能卖的,回去还不给自家婆娘骂死,这可怎么办才好?”

“谁说不能卖了!我看这小子脑袋虽不灵光,人长得着实好看,你仔细看看他这眉眼,岂不是比那老东头家的姑娘还周正哇……”

“你的意思是……”

“我听说城里有个公子楼,专门收那些年轻漂亮的少年,供达官贵族王公人家寻欢作乐。依貌标价,越是长得好的,价格越高。我看这小子,指不准能卖个最好的价钱咧!”

“这……这有点缺德吧,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却给那些有钱人糟蹋……”

“哎我说大哥,正常的小伙子我们自是将他送回父母身边,可是你看这小子,呆头呆脑,连自己叫什么住哪里都不知道,他爹娘养了十几年肯定是不堪其恼嫌弃了最后才不得不将他弃之山林,任他自生自灭,若不是遇着我们,说不定他就给那些虎狼饱了口腹。如果他到了公子楼,被哪个王公贵族看上,还有机会平步青云好吃好喝呢,到时可比我们好过千百倍了!”

“是啊是啊,若不是我生得这模样,惹得我婆娘三天两头因看不惯而痛骂我一顿,我也要去那公子楼,那可真是一生不用作苦力就可吃好穿好啥都不用愁的地方!”长得五大三粗,果然是一幅人见人恶的钟馗相的人咧着嘴笑说。

几人吁了他一下,投票表决,以全体通过的方式决定将离离卖了换钱,方不至让他们半天的心血落空。当然,这在他们看来完全是行善事,是为疯小子今后的路打算,善事做过之后顺便得到一点回报也是理所当然。

离离自小住在山顶,整日来去不过是与师傅两人,大眼瞪小眼相依为命,师傅老来糊涂,更是没教他半点人情世故,哪懂得了人间的污浊秽乱。自然不知道这些人口口声声提到的公子楼是个什么样儿的地方,什么之后会好吃好喝不用愁啥的懵懂不解,只是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好,哪里不好他又说不上来。只好稀里糊涂的跟着他们上路,好在可以借此走出山路,得以见一见外面新鲜的世界。

几个人真是走得飞快,恨不是两肋生翅立马飞到公子楼,就可领到一笔银钱分了回家哄婆娘高兴,一路上喘气跟牛一样。倒是离离,自小在山顶长大,师傅别的本事没交给他,这纵腾跳跃上下翻腾的身手真不是盖的,千里跋涉,旅途再是坎坷他也并不觉得累,何况对城里的向往让他心底异常兴奋,走起路来更是如虎添翼脚下生风。他并不知道,师傅教给他的这项本事,乃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绝世轻功,当然这是后话。

几次都是离离跑在前头,看着后面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跟不上时,停下来等他们。以致这些人更是打心眼里认定他是个傻子,快要被人卖了还如此兴高采烈,正常人早就逃跑了!一边摇头一边气喘如牛的努力跟上。


山林中天气变化非常剧烈,早上是雾影朦胧,正午阳光浓烈,透过不大的缝隙窜进来,照射到人身上,就像暗器一样,冷不丁让适应了暗影光线的人晃眼。到得傍晚,雾气再度湿重,夜风苍凉,寒意绰绰,让人不自禁的连打冷颤。

没有地图,山林便像是迷阵,离离又是第一次出来,更是举步维艰,走了一天一夜,居然仍是未能走出林子,未能瞧见哪怕是一线的羊肠小道,更别提光明开阔的康庄大道了。他生性胆小怕黑,尤其在夜晚,夜风呼啸,夹杂着虎狼之音,更让胆小的他浑身充满寒意,只好抱着破剑躲在树上战战兢兢勉强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睁着睡眼惺忪肿胀难消的双眸继续不辨方向的前行。这时候,这把破剑成了他唯一的依靠,一道坚实不可推倒的心里屏障。

又快到正午了,离离已经饥肠辘辘,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倒霉,正当他停下想要休息塞点果肉准备充饥时,自己竟中了陷阱,像是变成了猎物口中的食物一般被倒吊在半空中,越是挣扎网收得越紧。

透过网眼,看见自己脚下自林木的阴影中迅速的走来几人,都是一幅猎户打扮,显然是挖陷阱捕猎的始作佣者,他们自然怎么都没想到这回捕到的是自己的同类。

一人高高壮壮十分魁梧的身材,只穿了一件短夹袄,露出两臂肌肉,一块块凸起结实的随着胳膊的甩动上下弹跳,看了就叫人害怕,何况看者本身是胆小如鼠之人!

这壮汉看起来像是这些猎人中的头儿,他看着网中被收伏的竟是一个三分像人七分像动物的人,不禁大大皱起了眉头,“这是动物还是人?野人?”

离离惊慌的大声呼叫着救命,口不择言的说了一系列放他下来等求饶的话。

咦,会说话?那肯定是人无疑了!搞了半天竟是个野小子!费尽心思挖好的陷阱全被这野小子破坏了,花了半天时间什么都没抓到,几人将离离放下来,忿忿不平。

猎人头儿人虽粗莽,看起来倒是挺好心,粗声粗气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叫离离,家就住在那里。”离离指了指那边高耸入云的山峰,颤颤地说。

猎户们互相对望一眼,当然不相信那么高的山峰会有人住,再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师傅叫我下山找有缘人的,可他又不告诉我怎么找,甚至都不给我指条路,所以我迷路了。”离离带着哭腔说。

猎户们更不相信了,哪有这样的师傅!这明明还是个小屁孩,看起来十六七岁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有哪个师傅会让他独自在这虎狼出没的山林中行走?而且说找什么有缘人,什么是有缘人哪,跟什么有缘呢?这像极了村尾那个老酒鬼喝高了之后的一通胡言乱语!还说叫什么离离,姓离名离?哪有好人家这么取名字的?纯粹是一些疯话!这肯定是哪家的疯小孩,被父母遗弃在这林中不要了!至于他身上的那把剑,该是父母不忍心,所以给他留了个防身之物。不过这还能叫剑吗?简直是破铁中的破铁!

猎户们互相使了一下眼色,围拢在一起交头接耳去了。离离睁着无辜胆怯的大眼睛看着几人窃窃私语,时不时的还偷瞧一下他,令他困惑不解。虽然隔得远说话又低,不知怎地这些人的话语竟十分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站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上,远远望开去,会发现一切都变得漂渺而不可捉摸,似乎触手可及,真实的景况却是无论如何都够不到……所以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句话是骗人的,那是因了本身心里是强者才会有那般纵览天下的气势,如果本是心虚胆小的人,他站得越高越会让他感觉自己的渺小而心生胆怯,多愁善感的人则会心生凄凉,此情此景终其一生都难以触摸,更何况掌控了!

不错,离离天生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所以他往往不敢在崖边多作停留,虽说自小在悬崖上长大,虽说已长得人高马大。当然,这是跟他师傅相比。在这高高矗立渺然无人烟的山峰上,除了他们师徒二人外,还有谁可以做比较?

师傅就是个老眼昏花瘦小孱弱的老头,在大概十多年前,将蹒跚学步的他自虎狼口中救了回来,师傅没文化,不知道该给他取个什么样儿的名字,只知道这小子别的不喜欢吃就喜欢吃梨,便顺手叫他离离,这一叫便叫了十几年。确切数应当是多少年,师傅老的都不记得了,姑且算是十八年吧。

离离对此倒不介意,介意的是师傅平时除了没事就喝自酿的酒外,就是抱着他那把破剑一个劲的看,看的两眼发直、口吐白沫也不松手。当然,两眼发直是绝对的,口吐白沫是夸张了点。总之这破剑师傅就像宝贝似的,不看时收掇的严严实实,他暗地里不知道翻了多少遍,将破草屋前前后后都翻遍了也不知道师傅将它藏于何处,只知当师傅要看时,就像变戏法似的这破剑便在眼前了。

离离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不知道这把破剑有什么好看,浑身都是缺口,比起他那把砍柴的刀都不如,除了长一点、重一点之外。但是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师傅为何会将其当作宝贝似的呢?离离怎么也想不明白。

可是不久的一天,离离却愕然了。只因那日清早,师傅破天荒地早早起来洗漱,将他喊到跟前,将那破剑往他面前一摆,用一种往常从没见过的神态,从来没听过的语气郑重的要他下山,同时带上这把破剑,去找一个有缘人。至于什么是有缘人,到底是谁,师傅便像哑巴似的不透露分毫,只督促他快快下山,有缘人即现,要把握时机!

什么跟什么嘛!都没有任何准备,连份食物粮水都没有,师傅真是老得不像样了,有这个打算之前也不给自己规划准备一下!好在他终于可以仔细研究一下这把破剑为什么这么神秘,也可以下山溜达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再说了,师傅是他唯一的亲人,师傅的任何话他都会听的。当下迅速的拿了些衣服——如果那些衣不蔽体仅用一些虎狼财狗之皮以拙劣的针线缝起来凑合着穿的东西叫做衣服的话,还有些平时风干的野味,加上一壶酒水,背上破剑,屁颠颠的出发了。

拿出师傅给的一张羊皮地图,打开一看就觉得一阵头晕,乱七八糟的一通线条,怎么看怎么不明白!这能叫地图吗?!唉,师傅真的是老了!离离慨叹之余,只得依靠自己的直觉,辨明太阳的方向往前走。


标签:古风耽美 武侠

拱手江山待你欢!关键词:bl,男男,耽美,相爱相杀,好带感的设定!不好意思,我又想歪了!

城外五里的小破庙,寂静无人,只余一轮月色孤独的洒在四周。突然一道影子投射出来,窜入了破庙之中,暗夜之中压根儿瞧不清模样,直到他点燃半截残烛,映照出一张英俊中带着狡狯的脸,才知这人居然是应一诺!也不知道他半夜三更鬼鬼祟祟来这里做什么!

应一诺似乎在等人,等了半晌不见有人来,很不耐烦的焦急的在庙中来回踱步。他也不怕有人发现,只因这小庙够荒凉够偏僻,夜也足够深沉!

蓦然烛光一暗,满室生风,一人倏地出现在庙中,身法迅捷无声无息。应一诺没有一丝惊异之色——这正是他要等的人!

来人带着一幅虎形面具,身材中等,看不出年龄。到底是何许人也,应一诺只知道他是敝日教的首脑人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真实姓名与面容无从知晓,教中人都称他为小公子。

小公子沉沉的开口道:“说吧,百里惊雷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他的死讯传出!”

“我们还没找到他的尸体,不过请小公子放心,百里惊雷身中黑玉金香,绝对活不了多久!”

“黑玉金香?传说中唐门的镇派之毒?”

“是的,黑玉金香据传天下只有两瓶,我以数万金银才求得其中一滴。”

“一滴?”

“天下至阴至毒之物,一滴足够杀死一头牛,况且他在中此毒之前已受严重的内伤,定死无疑!”

“此毒真的没有解药?”

“绝对没有!”

“好,很好!本公子一定会禀告教主,协助你早日登上掩月城城主之位。”

“谢谢小公子……还有一事……”

“什么事?”

应一诺顿了顿道:“据闻小公子神通广大,不知可有令人忘掉故人,或者说回心转意的方法?”

小公子不假思索的应声回道:“有,杀了故人,但永远不要让那人知道!”


标签:武侠 古风耽美

生难死易?生难死易,生难死易!
重要的话说三遍!
送给那些一心要自杀或者说要别人自杀的人,
活着比死亡更需要勇气,
也更能惩罚到人,
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

无法理解的十年后再来!

原句:尝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误(也有作“累”,未考证)美人。鉴于本人性取向正常(性别女,爱好男),应该将“美人”改为美男,却因手误还是写成了“美人”,幸好现在美人不分男女,于是将错就错!

点开看动图

美队被蚁人袭胸之后,特意向后转头看了看bucky,为什么?难道他是怕被bucky误会啥的,然后回去又要被家暴?

© 衣单不胜寒 | Powered by LOFTER